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狂探 > 第185章 姜是老的辣

第185章 姜是老的辣

    “哦……我明白了,”赵玉恍然大悟地指着廖局长说道,“原来上次你到我办公室帮我装逼,乃是受了金老所托啊?我……我还以为你有神经病呢!”

    廖局长脸色由红变青,已然无语。

    “对了,对了!”赵玉忽然想到什么,忙说,“我差点儿忘了,丫的我现在被老周那混蛋给停职了!老大啊,我要是复不了职,那金老的遗愿……哦不,金老的愿望,我可就爱莫能助了!你看看……还不给我想点儿办法?是不是,你一句话,我就能回去了?”

    “哼,你这个小痞子!”廖局再也忍受不了了,当即大骂道,“怎么还骂起你们局长来了?真是狗咬吕洞宾,太不识好歹了!我问你,你们局长要你停职,给你停职通知书了没?文件呢?”

    “嗯?”赵玉一愣,摸着锃亮的光头问,“什么文件?还要文件啊?”

    “废话!”廖局吼道,“你看不出来吗?老周只是想要给你个教训而已,让你以后别这么鲁莽!看到刚才老金让你拾鞋的事儿吗?事情有因有果,当你知道他马上就要死了,掉鞋是他唯一乐趣的时候,你还生他的气吗?”

    赵玉茫然摇头。

    “就是嘛!”廖局说道,“你们局长为你挡了好几枪了知道不?要不是他拼命维护着你,你现在早被戴上手铐了知道吗?”

    “啊?”赵玉如梦方醒,全然不解这其中内幕。

    “被你打的那个季春华,现在一直死咬着你不放!”廖局长说,“这家伙有些后台,现在正卯足了劲儿,一定要将你治罪呢!是你们周局长动用了私人关系,才帮你压下来的!你还骂他?”

    “季春华?”赵玉疑惑地说,“不对啊,这家伙知情不报,还帮助侯猛安排跑路,这不本身就是包庇罪,还有窝藏罪吗?怎么没有逮他?”

    “你太天真了!”廖景贤说道,“季春华可不是等闲之辈,他聘请了强大的律师团队,现在一口咬定,侯猛只是向他寻求过帮助,想要找个地方躲避一下,他根本就不知道侯猛犯了杀人大罪,他只以为是在帮助侯猛躲债!”

    “撒谎!狡辩!那……那些传销窝点都是他的!”赵玉愤愤地说,“组织非法传销,这罪名也不小吧?”

    “但是出来替罪羊了,”廖景贤快速说道,“有人顶罪,而且此人还声称,是他以朋友的身份帮助了侯猛,根本和季春华没有关系!”

    “季春华……”赵玉咬着后槽牙念了一句,拳头已经攥出咯嘣声。

    “小子,不管怎么说,老周是个好人!”廖局长说道,“做局长的都得有些面子,你可不要错怪了他!既然没有正式的文件,所以你也根本就没有停职,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去吧!只不过,季春华这边儿……”

    “呵呵……”赵玉冷笑几声,说道,“放心吧廖局,我今天就可以搞定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哎?”廖局长大惊,忙劝道,“小子,你可不要乱来啊!现在本来就在风口浪尖上,你可……”

    “放心吧!”赵玉冷冷笑道,“要是连这么点儿事都解决不了,我还当什么中央特派员啊?放心吧廖局,季春华一定会老老实实撤诉的!”

    廖局长还是不放心,刚想再说什么,赵玉却拍了拍包里的黄皮笔记本,说道:“廖局,放心,这东西我不会白拿的!等我把手头上的几件大事办完,就开始着手完成老爷子的心愿!到时候,你可别忘了给我支持就行了!”

    说完,赵玉跟廖景贤摆了摆手,这才转身离开树林向公路走去。

    在路过别克车的时候,赵玉咚咚地敲了两下车门,高声招呼了一句:“走了啊,金老!你多保重吧!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

    不知道,是赵玉不想再看到老人那风烛残年般的苍老模样,还是怕引起某些伤感,他只好以这样一种方式,和老人道了个别!

    可饶是如此,赵玉心中还是免不了一阵苦涩。先是曲萍组长的离开,现在又是金老的绝症,两件事情与自己看似无关,却有大有联系。

    赵玉又拍了拍兜里的黄皮笔记本,蓦然间,他感觉肩上的重量,似乎又增添了不少。

    然而,重量的增添,却并未让他感觉沉重。就像他那好勇争胜的性格一样,沉重的压力,反而激发了他追求真相的欲望,让他对自己的前途,愈发坚定信心!

    曲组长,金队长,我赵玉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一定会在这条路上,坚持到底!

    来到墓园外,赵玉并没有着急打车,而是先给张耀辉打了一个电话:

    “喂,辉哥啊,”赵玉嬉笑着说道,“今天下午,咱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了,把弟兄们招呼一下,咱们要马上开启疯狗模式!!!”

    ……

    与此同时,在看到赵玉远远离开,并且还有说有笑地给谁打着电话,廖景贤这才如释重负地回到了别克车上。

    此时此刻,金振邦队长正在紧闭着双眼,享受般地抽着袅袅香烟。

    “靠,”廖局长骂了一声,“窗户都不开,要疯啊你?掐了!”

    金队长先是瞥了廖景贤一眼,然后才极不情愿地把烟扔掉,并且用脚尖狠狠地把烟头踩灭。

    “瞅你那德行!”廖局长又骂了一句,然后坐在驾驶座上,准备开车。

    钥匙已经插好了,可他却并未启动。他透过车窗,看着远处正在打电话的赵玉,似乎想起了什么可笑的事情,突然忍俊不禁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大笑之间,他还猛拍方向盘。

    结果,金队长也像是被他感染了似的,同样捧腹大笑,笑得都快背过气去。

    就这样,俩人笑了整整一分钟,廖景贤这才转回头,冲金队长挑起了大拇指,赞道:“老金啊,姜还是老的辣,你特么太有才了!你换了一对股骨头而已,竟然被你编出了绝症,看你那要死的样儿,刚才,我……我差点儿笑场了都,你知道吗!?你……你真用鲜花砸赵玉的脑袋了你?”

    “呵呵呵呵……”金队长同样乐不可支地点点头,笑道,“没办法,赵玉这小子桀骜不驯,软硬不吃,你不跟他来点儿超现代的手段,怎么把他搞定?要是不能把他拉回来,将来肯定是警队的一大损失!“”不过嘛!”廖景贤却说,“我感觉这小子根本就没有要离开警队的心思,你看他为了抓住杀害曲萍的凶手,竟然做出了那么多疯狂事情!要我看,他是舍不得警队的!”

    “嗯!不管怎么说,我是真心喜欢这小子!“金队长眯起眼睛问道,“哎呀,既然他拿走了我的本子,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看看我花了一辈子时间都搞不定的案子,他能否有所突破?怎么着,老廖,还打个赌不?”

    “打赌不打赌的先放一边,”廖景贤略显担心地说,“听他刚才的口气,他可能又要出手了,那个姓季的可不是一般人,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又惹出更大的麻烦来啊?”

    “那……你就再辛苦辛苦吧!”金队长半点不客气地说,“我好不容易找了个接班人,你可得给我盯紧了啊!”

    “盯着自然没有问题,不过……”廖景贤玩味地摇了摇头,“我真的挺好奇,赵玉这家伙单枪匹马的,却说今天就能搞定季春华,还说得信誓旦旦的!真不知道,他到底如何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