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绯雨楼 > 第一百五十一章郑维杰的野望

第一百五十一章郑维杰的野望

    “郑维杰,宣武十五年进士,自入顺天府,一直以来循规蹈矩,很少做出逾越之举,在民间虽好评不多,却也算得上清正廉明。最为有趣的是,这位郑大人的妻子是蓉菀公主,比郑维杰大五岁,蓉菀公主与太子妃是至交好友,入仕之后一直都是主子的臂膀,老来得子,借着主子的权利与淮阳侯的女儿结亲……但近来,有些倒向别人的倾向。”

    不远的小二楼上,魅公子静立在楼上,目光始终不离马车,她的身后跟着一位青衣剑客,方才那番话,就是他说出来的。

    “嗯。”魅公子低低应了一声,道:“那几位官员的被杀,以及倪八爷的被杀,让整个朝堂的势力开始重新洗牌了。”

    青衣剑客道:“您的意思是,朝堂之中有人控制着绯雨楼。”

    魅公子皱眉,道:“现在还不可妄下断言,这些官员的被杀不过是断了殿下的多条财路,并未让朝堂陷入混乱,可见,这个控制绯雨楼暗杀朝廷命官之人,对这个国家是忠诚的。”

    顿了顿,魅公子又道:“你先退下吧。”

    “是。”

    现在,郑维杰很不甘心,那人分明说,高阳郡主马车内有一名男子,可做替罪羔羊……虽然会将高阳郡主牵扯在内。

    但将马车翻了个底朝天,除了车夫,未见任何男子踪迹。

    寻不到“罪证”!

    如此一来……与太子殿下之间的关系必将更加僵硬!

    “这世间之事,大多是走错一步,便步步皆错,你说呢,郑大人。”

    赵萱蓉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好听,但传进郑维杰耳中,却如死亡的丧钟那般,令他全身颤栗,怔怔站在门前。

    他出身寒门,宣武十五年进士,令他在朝为官,意外结识了当时并不受宠的菀蓉公主,这位公主虽不受宠,但好歹是一名公主,不久,两人坠入爱河,借着这位公主,他坐上了顺天府府尹的位置。

    菀蓉公主不受宠,但她的至交好友乃当今太子妃,借着这个关系,令他坐稳了顺天府府尹的位置,但在不久后,太子妃身亡,朝中势力动荡不安,为了保住这个位置,他加入了太子的阵营。

    而今,太子这颗大树也不太牢靠了,而他在这个时候,也萌生了更进一步的想法……

    赵萱蓉在前快步走着,小红心中微有忐忑的紧紧跟着,分明那白展堂就在马车里,为何那群顺天府的衙役愣是没有找到呢?

    心中怀着忐忑走至马车前,朝着那群衙役怒声喝道:“还不滚开!”

    不管白展堂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总而言之,让这些衙役远离马车总是没错的。

    待那些衙役退开,扶着赵萱蓉上马车的同时,小红下意识的瞅了一眼马车内,空无一人!

    “愣什么,快上车。”赵萱蓉淡淡道。

    小红也钻进了马车,见赵萱蓉安静的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想要询问的话被她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朝着车夫喊道:“走吧!”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走出老远,赵萱蓉这才睁开了眼睛,伸手扯起了右手边的那块红绸子,绸子下俨然是一个放首饰的小箱子,小红是认识这个箱子的,这是赵萱蓉母亲曾经用过的,素日里,这个首饰盒都是上锁的,而现在,这个盒子是开着的。

    “出来吧,走远了!”赵萱蓉突然如此说道。

    话音刚落,那首饰盒突然打开了,就像是被人突然从首饰盒内部猛力推开的,紧接着,便瞧见盒子里伸出了一只手臂,很小很小的手臂,然后慢慢、慢慢变大,手慢慢摸索着,突然按在了赵萱蓉的大腿上。

    “小姐!”小红惊呼。

    赵萱蓉瞪了她一眼,未说话。

    这一条手臂稳住了,另外一条手臂也伸了出来,按在另外一边的马车车窗上,缓缓用力……

    片刻之后,小红便瞧见了一个活生生的白璃坐在马车之中。

    “白公子,你这是?”小红像看到了妖怪一般惊讶!

    “好久没用缩骨功了。”白璃笑了笑,按了按脖子以及胳膊处的关节。

    赵萱蓉则更加淡然一些,毕竟她之前已经眼睁睁的看着白璃钻入那首饰盒之中了。

    “先回府,白公子也要到府上做客吧。”赵萱蓉道。

    “嗯。”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谁也没有那心情,继续在京城中游玩了,他们各自都很清楚郑维杰究竟为何而来,否则,就以白展堂的厚脸皮程度,他根本无所谓会被别人瞧见他与高阳公主共乘一辆马车。

    但很显然,顺天府是冲着赵萱蓉来的,准确来说,是冲着太子来的。

    究竟有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能量,竟然能让如此官员甘心为他去做这样的事情!

    白璃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另一方,待赵萱蓉离开后,不远处的魅公子也消失无踪,郑维杰心中郁闷难平,遂将那些郁闷尽数发泄在了旁边胭脂店里,寻了一个理由,便派兵将店中老板缉拿了起来。

    正当此时,郑维杰远远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影从街角走了过来,京城中男男女女很多,但这一对男女很少见,他们都是京城中的生面孔,而且手中还拿着宝剑,即便如此,郑维杰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铁杭生!

    春儿!

    铁杭生笑盈盈的迎了上来,道:“看样子,郑大人没有成功。”

    “哼!”郑维杰冷哼一声,未答话。

    “这是自然,那个人的武艺就整个武林也是顶尖的,就凭你这些烂番薯、臭鸟蛋,也就是抓个胭脂店的老板了。”铁杭生讥讽道。

    “你!”郑维杰欲发作,但他不敢,恨恨道:“放了他!你既然知道那人武艺高强,又为何要哄骗我去招惹他。”

    铁杭生笑道:“只有这样,郑大人才会真正退无可退,只能倒向我们,我们不需要风往哪儿吹往哪儿倒的墙头草。”

    郑维杰恨恨的咬着牙,他是想倒向这边,但更想得到皇帝的重视。

    绯雨楼是皇帝如今最为关注的事情,只要能拿下那个男人,不仅能让皇帝对太子产生猜忌,还能获得皇帝的重视,而如今,这一切都已成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