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娇女为谋 > 第六十九章 背后之人

第六十九章 背后之人

    玮玉蹙眉,那就很奇怪了。

    无缘无故,难道柳重桓遇见个陌生人就要抓住关起来?

    “那日你还听到什么了。”玮玉指的是小骗子被带来柳府那日。

    “那位沈卿施主说了来龙去脉,之后我也说是来寻缘的,可还是把我关起来了。”小骗子说的一脸委屈。

    “这事容我想想,你先再忍两天。”

    玮玉留下一句话来,走出了院子。小骗子只好默默拿起念珠,期待玮玉早些将他解救出去。

    淮南之地,不太平静。

    这里虽远离南楚东越交界之处,可就是因为如此,战争波及不到,这才是成为杀戮战场以外的智谋的斗场。

    多股势力在此暗潮涌动,伺机而发,欲想在背后给予敌人一击。

    广陵,南楚的旧都,曾经誉为繁华之都,王权的象征。多少历代老臣,看破了局势,早早在此留下家族余力,只为一朝自保。

    此时这些余力,聚集在一起,却成为了无余翻身的机会。

    “王上,韩家送来的密报,已经到了。”

    德安将整理好的文案放了上来。

    越王无余拿起来翻阅,看到韩宁之递上来的密函后,点了点头。

    “韩县主家的公子,倒是越发出息了。”

    德安微微颔首,算是回应,既不忽略越王,又不过多干涉政权。

    看到呈递上来的报告中,记载的延陵柳家的事情,无余却是皱起了眉头。

    “柳家多了个小姐?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多添这一笔”越王若有所思。

    “王上,既然是韩大公子报上来的,就不是多添一笔的事儿。”

    道理越王也会想明白,只是德安再这么一提,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越王看他一眼,欣慰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这新添的姑娘,还是要韩家好好盯着吧。”

    “奴才还听说,南边那里也有动静了。”德安提醒道,实际上也不是听说,就是前一阵子传的厉害,这一阵子又忽的销声匿迹了。

    “何事?”

    “前两天说南楚的王上快不行了,三皇子要准备登基。本来这事儿又不传了,奴才还以为就这样过去了,可这两天这消息又传过来了。”就着王上问起,德安就多说了两嘴子。

    听罢此事,越王凝神想了想,看那样子,应该是没想出什么头绪来。

    “你有什么看法?”越王问道德安。

    德安眼中略带不妥神色的看向了越王,越王对这眼神似乎很是熟悉,一下子便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你说,寡人不会怪你。”

    德安收回目光,开口道,“王上,裕王已经关在天牢月余了。”

    似乎是当头一棒,本来不想记起抛在脑后的事情忽然被人提起,无余有些回不过神来。

    无终被关押了月余,已经比无余预想的,要久很久了。

    深呼一口气,不知是不是被德安一句话憋到了,还是心中郁结,不得不呼出来。

    “寡人知道了。”

    无余只道这么一句,便没再开口了。

    德安抿了抿唇,他便知道,提出裕王来,越王就会如此。对于王上来说,裕王就是他架在脖子上的匕首,时时刻刻都在要着他的命。

    德安默默退了下去,留下无余一人在案前扶额蹙眉。

    当初无余被无终打压,手中无权,空有虚名,日日吸食太医院青燕送来的香薰,神志不清。好不容易抓到机会,派遣被无终抛弃的臣子刘会,收集无终贪污的证据。

    不知是不是刘会太幸运,还是无终命该如此,还真叫刘会找到了无终贪污受贿的罪证。无余借此打压无终,终于让其被压入天牢。

    如今算来,已经月余,这件案子也没有任何进展,没有其他无终贪污证据,就不能完全打压了无终。

    其实无余本早就该想到的,以无终的手段,那里会让自己抛弃的臣子找到自己贪污受贿的证据,若真找到了,那定是无终故意而为之。

    好在无余还在淮南留了一手,他知晓无终的娘亲来自淮南世家,且淮南延陵里的柳家还是当初深陷彭城水患灾银被盗一事中的嫌疑之一。那阖家木材就是柳家产下。

    稍稍一联想,无余便觉得此中有蹊跷。

    间隙中探查下,得知无终娘亲所在的淮南林家,与现下柳家亦有婚约。联系到以前朝中大臣韩县长后,韩家得知朝中局势,义无反顾表示为维护王权甘愿做出一切牺牲,当即通知了韩宁之秘密进宫面圣。

    一番商议下,无余得知了无终两月前出宫便是去了柳家,现下再从韩宁之递来的折子中,得知两月前柳家多了一个姑娘。

    这么一想那姑娘多半就是无终带去的。

    且看着韩宁之呈递的密函,无余还得知柳家新来的这位小姐,收到埋伏在淮南多股势力的暗杀,这更足以说明一些线索。这位柳家小姐与无终,有着什么莫大联系。

    “德安。”

    无余道。

    德安连忙迎上来。

    “奴才在。”

    “可知那位柳家的新小姐,唤作什么?”

    “只知道叫柳十三,没有别名。”德安回答道。

    “叫人盯紧了。”

    “是。”德安道,抬眼看向越王,“王上,信中提到的人,已经到了宫外。”

    信中提到?无余还没有注意,又连忙翻了翻,嗯,的确提到了这个叫沈卿的人。

    “把他带上来。”

    柳重桓伸一伸懒腰,让主上入狱的账本终于处理好了,这下主上可以出来了。

    “老爷,十三小姐来了。”

    柳洪进屋禀报道。

    难道是想明白了?柳重桓想到,那日在暗室之中,玮玉明确提出不会成为真正柳家人一说,柳重桓也拿她没办法。而后到了纪凉的事情上,也是因为沈卿的不见,而没有说清楚。

    柳重桓猜测,此次玮玉再来,应该就是这两件事罢。

    可玮玉一进来,始终都未提上次谈话一事,说来说去,都是说的关在后院的那个小和尚。

    “你说你认识那小和尚?”

    柳重桓道。

    玮玉点点头,“十三还没回来时,在寺庙里见过这位小师父,这小师父可是犯了什么错,才被父亲关起来?”

    此时小福也在场,玮玉便唤他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