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登陆修仙界 > 第五十九章 废矿?

第五十九章 废矿?

    顾川还未多想,那边岳伯手中刚拿到三块下品灵石,神色悻悻的往怀里揣,忽然听到一声怒斥,隐含着上位者的气势,那声音喝道:“好哇,你们这矿上竟如此萧条,还敢接我家少爷的活计!”

    那管事的浑身一跳,腿肚子就有些抽筋起来,目光慌张的四下打量,终于看到一队修士自小楼后面走出来,不知道隐藏在旁边多久。

    “柳管家”工头一见领头的竟真是他,大惊失色的上前拜见,“什么风把柳总管刮来了?小人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

    那柳姓的管家眯缝着眼,目光中放射出问罪的光芒,一双手先是背在身后,气势汹汹的带人走出来,等工头走过来,他登时露出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呼一下打在了工头的脸上,将后者直接扇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吐出了两口血来。

    顾川这边顿时心惊,他别说无法查看这人的气运,甚至自己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压迫感,这人的修为,怕不是筑基,而是已经到了融合期!

    “金老三,”柳管家出离愤怒,低吼道:“你信誓旦旦保证下来,定要在期限前早早拿出英气石,如今大少爷捉灵麂的人手都通通备好,你这里的英气石却迟迟送不到府上,我就猜出了猫腻。没想到,你这矿山,其实根本就是个废矿!就这样,你也敢去接我柳家的活?耽搁了大少爷的灵麂宴,你担当得起吗?”

    那工头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脸高高肿起,立马喊冤道:“柳管家,你误会了,我们这并不是废矿啊!只因那英气石本来物以稀为贵,小人前几日,送去了几十块英气石到府上,叫少爷的人先去抓一些活麂回来,小人这边持续的供应,到时候,必然耽误不了少爷的大事啊!”

    “不是废矿?”柳管家冷笑:“不是废矿,你这里一天到晚,才能挖出十来块下品灵石的英黄石和英气石?尤其英气石,你还有脸说,要不是我觉察,你上次才仅仅送来几十块,十分蹊跷,说不定就要被你坑害一把!”

    “柳管家明鉴,”金老三简直欲哭无泪:“每天这个产出,已经是算多的了”

    “还敢说不是废矿!”

    “这”金老三摇摇头:“英黄石具备罡风,英气石作为伴生石,更十中无一。柳管家,开采英黄石和英气石的灵矿中,一天能换出二十个下品灵石,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尤其我们近些日子,人手着实有些不足”

    柳管家深吸一口气,显得更加气愤了一般,说道:“二十个?你们连二十个下品灵石都换不出,简直浪费我的时间!如此也敢上门自荐,真是不知好歹!”手向地面一掌拍下,灵气疯狂涌出,轰一声闷响,地面登时被灵力砸出了一个大坑。

    “柳管家且慢!”金老三汗如雨下,他是终于觉察到了,这柳家的人此次前来,根本不是问罪他没有按时交上英气石,而根本就是找事儿来的!

    “能换得,能换得,这不是还有几人没换,待他们换完,二十几枚下品灵石,还是十分有余的柳管家请放心,届时小人定按时将英气石上交贵府,不至耽误大少爷的喜事”

    柳管家那边丝毫不为所动,决心要拆穿他一般,说道:“既然你说能换得,那便继续吧。”

    金老三只是使的缓兵之计,期待那黄金蟒去搬救兵,此时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告罪之后,重新回到了桌案前。

    “章文荣,你先来罢。”

    章文荣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深深感到今日遭了池鱼之殃,他已经看出来,这柳管家的怒气来的突然,明显还有别的目的在其中。

    旁边有人虎视眈眈,章文荣再藏着掖着也是无益,抬手将今日所得放在了桌案上。

    稀稀拉拉几块英黄石,并一颗英气石,和往日差不多,却让金老三的汗水冒的更加凶猛了。

    一言不发的给章文荣记上账,金老三咽了口唾沫道:“下一个。”

    脯寮另外几个人,担心越到后头压力越大,先走了出去。他们的收获同样十分不理想,所得纷纷被记上了账本。

    周宗福那边,所有人的神色都不太好。

    融合期大能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一副问罪的姿态,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叫他们人人惶恐。

    所以这还是第一次,他们一个个将期待的目光落在甲尤身上,只希望后者袖子里能多掉出几块石头来。

    甲尤按了按顾川的肩膀,压低声音道:“你是新来的,今日便不要出去了。”

    说着,甲尤走到了桌案前,一抬手,袖子里果真掉出了一大堆石头。

    “等等!”甲尤看着自己的石头堆,嘴唇翕动,仿佛在数数,随即皱起眉头,使劲一抖袖子,里面又掉出了一块小小的英气石。

    这下他才满意,粗声粗气道:“金管事,数吧。”

    这就是最后一人了。

    后者缓慢的算出结果,给了甲尤两块下品灵石,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今日已经结出十九灵石的账目,与二十枚灵石,是差不了多少的。

    “禀柳管家,今日的成果还是”

    “住口!你当我傻的不成,你这矿山,连最低等的每日二十枚灵石都无法达到,还敢邀功?你找死!”

    说完柳管家身后一名家丁走上前,手势一起,空中嗖嗖嗖破空声,一把小刀来回穿梭,顷刻间将金老三面前的桌案劈成了几块。

    “啊”金老三先是惨叫,后来一睁眼,发现那小刀悬停在自己额前三寸,登时有劫后余生之感,只知道跪下大喊前辈饶命。

    金老三资质不足,施了秘法,将自己的境界勉强提升到筑基期,虽说提高了寿元,但境界也永远的停留下来,比起同境界的人,实力要弱上不少,更别提融合期修士,要碾死他,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没死,是因为柳管家还有目的没有达成,更看在这个矿山是属于金家,要他传话,才留他到现在。

    金老三已经无比懊悔当初的决定,他心中很精明,脑袋转了几转,已经明白了柳管家的打算,甚至从一开始,什么大少爷的灵麂宴、英气石供应之约,都是假的。

    至于金家有什么价值,别的不说,他只能想到,柳管家真正看上的,是这座矿山。

    一片寂静中,只有金管事装疯卖傻的求饶,更别提周遭这些连饭也吃不饱的炼气修士,早已呆立在一旁,不敢出言。

    “金管事,我的石头还没算。”忽然,听到一个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