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武侠修真 > 主宰漫威 > 六十六章 雷厉风行结道侣 阴阳双修显道妙

六十六章 雷厉风行结道侣 阴阳双修显道妙

    阿德生自宇宙本源,与宇宙同休戚,虽有大神通,可却不得自由。这许多年来,想尽办法,也分毫不得脱。

    不论何等计较,何等作为,到头来皆是一成不变。

    永恒岁月以降,自是心灰意懒。

    然自注意到太一道人,晓得了修仙了道,她心中仿佛就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条路,也许蕴含着她的追求。

    由此,才暗暗关注太一道人。

    不过虽有那一丝丝想法,然这许多年以来的束缚和禁锢,造成一种固有的思维,让她虽有期待,却并不抱有太大希望。

    直到今日!

    醍醐灌顶,她终于有了确切的目标!

    往日里,她,还有那些人,诸般作为,只想挣开宇宙本源的束缚,只是一种茫然的想法,却非确切的目标。不知道怎样挣脱,不知道挣脱之后,是怎样光景,无门无路。

    但现在,听到大罗金仙这个词儿,就譬如有一把斧子,劈开了她的脑袋,让她的思维,无限放大,无限高远。

    阿德激动难耐,忍不住一把将太一道人抱住,没轻没重,差点把太一道人勒死!

    “且住!且住!”

    太一道人被勒的七窍冒出三昧火,周身上下咔咔作响,鸿蒙太一真身差点就要崩溃!

    阿德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他,手足无措道:“那个那个我太激动了你知道,无数年来,我都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是你告诉了我,我太感激你了,真的!”

    太一道人咳出一口秽血,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摇头苦笑道:“倒是我的罪过了。”

    阿德更不好意思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这样”

    道人摇了摇头:“我无大碍,只是小伤。不过阿德道友,你须得注意,修仙了道,道心第一。道心不稳,要破开天地枷锁,成就大罗金仙,怕是不能啊。”

    阿德闻言,情绪总算按捺下来许多,不由连忙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才坐下来,一口把一碗茶水喝了个干净。

    她深呼吸一次,稳住心神,无比认真的看着太一道人:“太一,你一定要告诉我,用怎样的办法,才能从宇宙大道本源长河之中,夺回我的命格?”

    说完又忙不迭道:“只要能让我脱离宇宙的掌控,做什么我都愿意!”

    太一道人心中微微一笑,等的就是这句话。

    却面露苦笑:“阿德道友须得知晓,我如今连地仙都未曾证得,那大罗境界距我不知几许远。我尚未到那一步,又如何能指点于你?”

    阿德微微一滞,周身灰幕颤抖片刻,叹了口气:“唉我就知道”

    一时间颇为沮丧。

    但不过片刻功夫,她又振奋起来:“不就是时间嘛!我多的是。一万年十万年,一百万年一千万年,我都能等!”

    她看着太一道人:“我只要你一个承诺!”

    太一道人迎着她的目光,笑着点了点头:“我既将此间奥妙,向你敞开,你大略应心头有数。然,我可以给你承诺。只要到了那一步,我看透玄妙,必指点于你,使你超脱宇宙,掌控命运!”

    实则如今,太一道人就有所想法。但却不能直接告诉阿德。

    至少,现在不能!

    “好!”阿德郑重点头:“你说吧,你想要什么?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你不是想要让我上你这条破船吗?我答应了。”

    太一道人淡笑,没先回答,却道:“阿德道友可知,我修行目的所在?”

    “大罗金仙!”阿德直接回答。

    “错。”太一道人断然否定。

    阿德愣了愣,忽然道:“上面还有两个境界?!”

    她才想起太一道人之前,只说到天仙之上第六个境界而已!

    “对,也不对。”太一道人语气缓缓,颇为陈厚,道:“大罗之上,尚有混元,混元之上,还有一境界。这一境,或可为圣人,或可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或为圣,执掌天道,为天地师,号道祖。为或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脱离宇宙,遨游混沌,无限自由。”

    说着,太一道人微微叹息:“我所为者,无非此二之者。然阿德道友须知,这一路烟尘,必定波澜壮阔。不知多少人要取我性命。连那宇宙本源,怕是也不会让我轻易得手,必定设下重重阻碍。较之于此,我如今也不过蚍蜉蝼蚁之辈。阿德道友,我亦不知,我能否可走到那一步啊。”

    阿德一听,更是神往。大罗不是终点,还有混元,还有圣人、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这是诱惑?!

    随即她眉头一竖:“有我在,谁敢取你性命!”

    随即又道:“不行,你现在的确弱小了许多,万一出个意外,我就没盼头了!”

    她思来想去,不由道:“我再去找几个人来,他们为了超脱,也一定会保护你!”

    说着,风风火火,就要起身。

    太一道人大惊,连忙道:“且慢!”

    “此等大事,怎能草率便与人分享?!”他厉声喝道:“阿德,你如此糊涂!大罗奥妙,谁不觊觎?如此,帮手反倒成了催命鬼?到时候他们把你压制,把我囚禁,你待如何?!”

    阿德一怔,身子一僵,登时默然。

    她非是不知此中奥妙,只是太过在意,一时急迫,才失了方寸。这无数年来,终于此时有了念想,心头冲击,无与伦比,有这般冲动,也情有可原。

    她缓缓坐下,好一会儿,才将心绪梳理平静:“那你的意思是?”

    太一道人长长吐出口气,见阿德按捺住冲动,不由心头一松。

    之前幸亏叫住了她,否则一旦消息传出,还不知要惹出多大风波来。到时候,身不由己还在其次,关键是诸般算计,怕都要落空!

    他放缓语气,一字一顿:“阿德道友,此中消息,我也并非定要掩藏。你那诸般朋友,我也非是不能予以帮助。然则我如今修为浅薄,如何能与他等打交道?实在与虎谋皮呀!再则,那大罗奥妙,我如今也是不知,叫来人,也同样须得等待,这又何必?待得我有所悟,时机到了,你再去叫人,也不迟啊。”

    自然那时,太一道人也摸到大罗境界,任凭阿德去叫人来,道人也自不怕了。

    阿德不由微微颔首,心思完全平静下来,她摇了摇头:“是我想差了。你说的对,这样的事,必须要保密。要不然我恐怕也抵挡不住风浪”

    又转言道:“可是你的安危,对我太重要的。如果你出了意外,我就没了希望,怎么办?!”

    太一道人胸有成竹,笑道:“只要不泄露大罗奥妙,短时间内,哪里又有太多危机?我如今,也只小打小闹,譬如在你眼中,怕也是看不上。想必其他那些,也是一般。自不会引起太过注意。待得日后事情越大,我那时修为上去了,却也不怕了。”

    阿德不由点头:“对。太一,你必须要尽快增长修为!”

    太一道人笑道:“这是自然。这也是我与道友你说这么多的缘故之所在。”

    太一道人终于暴露了最终的目的,正色道:“我与道友敞开了说,道友与我,如今可谓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既如此,何不更进一步?”

    阿德疑惑:“怎么更进一步?”

    太一道人心有羞耻,却面色不变,道:“我意与道友结为道侣,道友意下如何?”

    阿德登时浑身僵住。

    道侣一词,她如何不知?

    那藏经塔许多典籍之中,就有记载。

    法财侣地,其中这个侣字,就有两层意思。一层便是道友,二层便是道侣!这男女修士之间,若提道侣,言下之意,便已是明了。

    就如同那凡俗的男女婚姻,这道侣便就这层意思。不过凡俗男女婚姻之事,或为情爱,或为传承血脉。但修士之间的道侣关系,则是相互扶持,同登大道!

    阿德万万不曾想到,太一道人竟是这个打算,要与她结为道侣!

    一时间,心中竟是一片空白!

    这是求爱么?!

    在阿德悠长的生命历程中,不乏有各色求爱者。有同等层次的大能,也有她眼中的蝼蚁。譬如那灭霸,就是这样一只蝼蚁。

    灭霸偶然见过阿德一面,就念念不忘,得知她身份之后,甚至自杀前去见她。为她所厌恶,由是给灭霸下了个诅咒,使灭霸不得死,永远见不到她!

    眼前这个太一道人,若说力量层次,与灭霸也高不了多少。说来在她眼中,也只蝼蚁。但这个人,却掌握着她的未来!

    重要性,如今在她心中位居第一!

    该怎么回答?

    她心头有些乱,一时间默默不言。

    若得其他人在她面前出此狂言,少不得就要一番教训,可太一道人又有别寻常!

    就像他说的,休戚一体,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连那大罗奥秘,都敞开了说。这种诚意,已经让人无话可说了。

    想到这许多年来的探索、颓然,及至于心灰意冷,此间种种,她再也不想要了!

    良久,阿德抬起头来,随之,周身灰幕层层褪去,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太一道人笑了起来。

    说这双修之道,直抵阴阳。

    却非是那凡俗**交缠,而是神魂相交、大道相交。

    两人自说开了,不为情爱,不为其他,只为一个未来,为一个超脱,终归还是走到一起。

    在那太一宫中,一片混混沌沌,异象涨落,各自本源展露一方,神魂相合,道妙交互,一时间那种滋味,简直无与伦比。